<strong id="hcwvj"><address id="hcwvj"></address></strong>
<optgroup id="hcwvj"><i id="hcwvj"><source id="hcwvj"></source></i></optgroup>

    1. <optgroup id="hcwvj"></optgroup>
      貴陽 【切換城市】
      當前位置:本地生活> 戶口> 北上廣深積分落戶出臺:上海重學歷 北京重貢獻

      北上廣深積分落戶出臺:上海重學歷 北京重貢獻

      http://www.yuezanjiaju.com/life/1/160824022841578.html 2016/8/24 14:28:43

      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 

        去年12月,北京市發布了積分落戶政策的征求意見稿,很多詳細指標隨即引發市民熱議。在醞釀了8個多月之后,8月11日,《北京市積分落戶管理辦法(試行)》(下稱“《管理辦法》”)正式出爐,讓眾多“北漂”們看到了拿到北京戶口的希望。

        該《管理辦法》共十二條,不到2500字,行文簡單明了,由合法穩定就業、合法穩定住所、教育背景、職住區域、創新創業、納稅、年齡、榮譽表彰、守法記錄九大指標構成積分落戶體系。

        北京大學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、京津冀協同發展聯合創新中心副主任李國平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《管理辦法》體現了重點解決在北京市工作時間長、就業能力強、適應城鎮產業轉型升級人員落戶問題的原則。同時,體現了落戶在城六區(編者注:東城區、西城區、朝陽區、海淀區、豐臺區、石景山區)以外的區域導向。這是由北京的首都功能定位決定的。

        北京積分落戶須過4道檻,放寬申請人年齡是亮點

        什么是積分落戶?簡單地說就是,總積分達到規定分值的人員可在北京市申請辦理常住戶口。

        但并不是所有在北京的外地人都可以申請積分落戶。《管理辦法》顯示,在參與評分前得滿足4個基本條件:符合持有北京市居住證、在法定退休年齡以下、在京連續繳納社會保險滿7年、無刑事犯罪記錄條件。

        這跟去年12月公布的征求意見稿中的5項基本條件相比,有兩個變化:一是取消了年齡不超過45周歲限制,改為“在法定退休年齡以下”;二是取消了“符合本市計劃生育政策”的規定。

        調整年齡,意味著降低了申請門檻。這既與國家有關法律法規相銜接,也擴大了可以參加積分落戶申請的人群范圍,更加符合政策制定的初衷。

        盡管降低了申請門檻,年齡指標還是體現出了一定的傾向性。記者注意到,北京市積分落戶的導向指標中,分數從高到低依次是:博士37分、碩士26分;省部級勞模、道德模范等榮譽20分;45周歲以下20分;職住(編者注:就業地—居住地)由城六區遷往郊區3年積12分;創新創業獎勵最高12分;納稅投資獎勵6分。45周歲以下加20的分值排在第三位,也是個大數。

        “《管理辦法》還是比較靈活的,沒有一刀切,畢竟45歲和46歲區別不大。雖然不唯年齡論,但是對于不超過45周歲的加20分,其實還是傾向于更年輕的人能夠留下來。總體看,放寬申請人的年齡還是應該得到肯定的。”李國平說。

        “上海居住證滿7年”要求最高,“北京連續繳納社保滿7年”要求最嚴

        隨著北京《管理辦法》的出臺,至此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天津等市區常住人口超千萬的超大城市,均已提出或實施各自的積分落戶指標體系(見右上圖)。

        當上海積分落戶政策推出時,網友們曾驚呼“好難”。當北京的《管理辦法》出臺,不少媒體樂此不疲地將北京與上海進行對比,甚至得出落戶上海已經比較難,落戶北京更難的結論。事實果真如此嗎?

      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梳理發現,在積分落戶申請條件方面,持有當地居住證是北上廣深津等城市積分落戶的硬性要求。

        目前各地居住證辦理條件相對比較寬松,但是,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天津四地對持有居住證的年限沒有要求,相比之下,上海在居住證方面的要求比較高,要求持有上海居住證滿7年,而且在上海,積分滿120分才可以申請上海居住證。這也就意味著,在上海,拿到居住證滿7年后,才可參加積分落戶。

        在居住證要求上,上海比北京難!

        具有實質性影響的是社保繳費年限。記者梳理發現,北京要求的社保繳費年限與上海一致,均為7年。而廣州要求4年。北京和上海相比更加嚴苛,要求“連續繳納社保滿7年”,“連續”兩個字將不少人擋在了門外。

        在社保繳費年限的要求上,北京更難!

        北京和上海社保7年的規定,跟國家對特大城市人口的限制有關。2014年國務院就出臺了《關于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》,其中規定城區人口300萬到500萬的大城市在設定落戶條件時,對參加城鎮社保年限的要求不得超過5年。而北京和上海作為城區人口500萬以上的特大城市,自然會規定得更加嚴格。

        北京大學楊開忠教授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《管理辦法》規定“連續繳納社保滿7年”,這是由北京的首都功能定位決定的。“北京的人口矛盾在全國最為嚴峻,北京市未來首先要控制人口增長,在這個目標下來設定積分落戶制度,需要以相對嚴格的辦法控制人口過度向北京集中。”

        上海強調博士和高端人才,北京更多地給普通勞動者落戶機會

        李國平并不認同將各個城市的積分條件拿來進行對比,他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,各地積分設置不具可比性,每個地方情況不同,提出落戶的要求也不一樣,導致最終落戶的人群也不一樣。

        這從北京上海兩地所設定的分值可見一斑。比如,上海規定,持證人年齡在56~60周歲,積5分;年齡每減少1歲,積分增加2分。在上海年齡指標最高分值30分。但在北京,不超過45周歲,只能加20分。在年齡分值上,上海積分似乎更容易一些。

        在學歷方面,北京規定:大學專科(含高職)10.5分,研究生學歷并取得碩士學位26分,研究生學歷并取得博士學位37分。而在上海,學士、碩士和博士能夠分別獲得90、100、110分。這意味著,在上海博士畢業生很容易就能夠取得上海戶籍,而在北京,博士畢業生要拿到北京戶口就比上海要難得多。

        除了博士的110高分值,上海的專業技術職稱和技能等級指標的分值比博士還高,達140分,這也是上海落戶積分項目的最高分值;而高級專業技術職務的分值在北京的征求意見稿中,還可加5分,但在《管理辦法》中已經不見蹤跡。

        “上海更看重博士學歷和高級人次,而北京更強調來這兒工作的時間,更多地關注于普通勞動者,給普通勞動者一個落戶的機會。”在李國平看來,北京給予博士的分值并不很高,只要在北京多工作幾年就能趕上博士的積分。

        我們不妨粗略計算一下:在北京,本科與博士的積分相差22分,按照北京每連續繳納社會保險滿一年積3分,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,一個本科畢業的人只需在北京多工作8年,就能趕上甚至超過博士的分數。

        學歷高肯定是有利的,但北京不完全唯學歷論,博士最高也就37分,其他項之間的分值相差也不那么懸殊。“可以說,照顧了方方面面社會各界普通民眾的需求,更看重一個人長期在北京工作所做的貢獻,很多人都有機會落戶。”李國平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,“即便一個人什么學歷也沒有,可能就是一個環衛工人,如果在北京工作了一二十年之后,也有可能落戶北京,因為他在北京工作時間長,為北京做的貢獻大。”

        北京從“逆勢減分”變成“順勢加分”, “城六區”外落戶導向明顯

        在減分條款方面,記者注意到,原來的征求意見稿中的大多數減分內容已被去除,比如,在疏解行業就業、遷入城六區居住和就業、企業信用記錄等重大減分項被去除,《管理辦法》中只留有行政拘留記錄減分和涉稅違法減分兩項內容。

        不僅北京,上海的積分落戶辦法中也有減分事項。北京和上海的區別在于,上海僅規定有行政拘留和一般刑事犯罪記錄行為的減分。而在北京,除行政拘留外,還專門規定有涉稅違法行為記錄的個人、企業法人和個體工商戶經營者,申請積分落戶的,每條記錄減12分。

        除了將原來征求意見稿中的大多數減分內容去除,《管理辦法》也在一些項目上增加了分數,從“逆勢減分”變成了“順勢加分”,這更多地體現在“職住區域指標及分值”。

        《管理辦法》規定,申請人居住地由城六區轉移到本市其他行政區域的,每滿一年加2分,最高加6分。申請人就業地和居住地均由城六區轉移到本市其他行政區域的,每滿一年加4分,最高加12分。

        “顯然,征求意見稿希望通過職住區域等指標進行人口疏解,控制中心城六區的人口規模,更多地希望被落戶的區域在城六區以外。因為現在北京城六區的人口實在太多了。”李國平說。

        城六區的“人口控制”目標是什么?在北京市的“十三五”規劃建議中,除了提出將全市常住人口總量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外,還提出城六區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%左右。

        統計顯示,2014年城六區常住人口為1276.3萬人,要實現“十三五”期間實現城六區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%左右的目標,也就意味著城六區的人口將減少近200萬。

        近年來,為解決人多、特別是城市中心區人多的問題,北京控增量、疏存量,發揮非首都功能疏解對人口調控的帶動作用,推動“人隨產業走、人隨功能走”。其中城六區在不斷地堅持調整疏解、降低人口密度方面已經取得成效。

        在7月17日舉行的北京市2016年上半年經濟形勢分析會上公布的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北京市城六區人口同比減少11萬人,出現了由增到減的“拐點”。在首都近幾十年發展歷程中,城區人口減少的現象是首次出現。

        即便如此,要實現人口減少目標并不容易,“由此,在城六區以外落戶加20分的導向性,就不難理解了。”李國平說。

      圖片聚焦
      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